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欢迎加入汗青网QQ群:518462339。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晚清危局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藉古开今>晚清危局

《局外旁观论》

来源:汗青网   作者:(英)罗伯特·赫德   浏览人数 :860   发表时间: 2017-12-31

罗伯特·赫德1835年2月20日——1911年9月20日),英国政治家,1854年来到中国,1861年起担任海关总税务司职务,1908年离职回国,1911年去世。赫德曾担任中国海关总税务司达48年之久,他在任内创建了税收统计、浚港、检疫等一整套严格的海关管理制度,还创建了中国的现代邮政系统。赫德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可以用“三不停”概括他勤奋而繁忙的工作状态——脑不停:无论是海关各项制度的创建,还是开展秘密外交,他思考的问题一直没有停歇;手不停:想出来的东西赫德都把它们写下来,他亲自撰写总税务司通令,现存的1861年到1908年4000多篇通令绝大部分都是他亲自撰写,他还喜欢写日记,没有特殊情况几乎天天写;腿不停:写出来的东西要落实,为此他一生奔波,刚到北京的时候,天天跑总理衙门,每年都花大量时间到各口岸巡查,甚至为了提高效率,他都是站着办公。1861年,海关税收为496万两,在赫德的打理下,到1887年,海关税收达到2000万两,占清廷财政收入的24.35%。关税成了清廷最稳定、最可靠的财源。1865年,赫德向总理衙门递交了他撰写的《局外旁观论》,对清廷的积弱作出了一针见血、切中时弊的分析,并提出了效法西方以自强的建议,在晚清政坛引发震动,成为了洋务运动的号角和“檄文”。而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所办的许多近代洋务企业,都是海关出钱。此外,建设航运设施、统一全国邮政、支持幼童出国留学、倡导中国派遣驻外使节、组织参加万国博览会等,赫德都做出了巨大贡献在中国居住了40多年,赫德和中国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他非常看不惯洋人对华人的粗暴态度,他曾对慈禧太后除了接见公使夫人还要接见使馆的孩子们有些愤愤不平。1908年,这一年病中的他已经73岁,在中国生活了54年,决定回国休养。4月13日上午,十几个西方国家的驻华使节、清朝官员及各界人士上千人,聚集在北京永定门火车站,为赫德送行。赫德私人所建的乐队反复演奏各国国歌,终结曲是《友谊地久天长》,乐声中,没有一个西方人不含着眼泪道别。赫德神情落寞,步履疲惫蹒跚,他低着秃顶的头,与送行的人们一一道别,灰色的目光中满是失意。随着列车驶离北京,送行的人们纷纷散去,总税务司署的职员们回到衙门,看见赫德办公桌上钉着一张便条,上写:“1908年4月13日上午7时,罗伯特·赫德走了。”

恭亲王总理奕訢,洋务运动,晚清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

同治四年九月十六日(1865年11月6日),中国海关总税务司赫德向总理衙门呈递《局外旁观论》,表达自己对中国政治现状和前途的观察和建议。赫德自称“局外旁观”,以期达到“旁观者清”的效果。这是30岁的赫德在华12年以来首次就中国事务发表全面看法,他在文章中除了呼吁中国应该进行积极的洋务实践外,更应该消除制度和文化上的弊端。所幸的是,当时总理衙门的负责人恭亲王訢是一位开明优秀的、而且具有国际视野观瞻的伟大政治家,作为大清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洋务运动的最高领导人,他不仅为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等保驾护航,而且接受了赫德《局外旁观论》的大部分内容,造就了同光中兴的盛世伟业。《局外旁观论》的建言自然构为了恭亲王领导下的中国政府改革开放顶层设计的重要组成部分。


矮人立于长人肩上,所见必远于长人。庐山真面,惟在山外者得见其全。旁观敢抒所见,或效一得之愚。


立事必察真实,始能扼要,以虚为实,所议浮夸;以实为虚,所见无确,况事之情与日变迁,劝行之道,贵因乎时。惟望当局者采听焉。


立论贵乎实,自有纪载以来,历数千年莫古于中国。而自四海各国观之,竟莫弱于中国。自古不通于外国,近数十年各国渐渐与中国往来,拒绝不得,不此之计,立言施行,果何主哉。


中华情事,一曰内情,一曰外情。今日之外情,系由前日之内情所致;而日后内情,亦必由外情所变。


内情局外难言,止可转传。如律例本极允当,而用法多属因循。制度本极精详,而日久尽为虚器。


外省臣工,不能久于其任,以致尽职者少,营私者多。寄耳目于非人,而举劾未当,供贪婪于戚友,而民怨弗闻。


在京大小臣工,名望公正者,苦于管辖甚多,分内职分,反无讲求之暇;部员任吏胥操权,以费之有无定准驳,使外官清廉者必被驳饬,如是而欲民生安业,岂可得耶?


各省筹划款项,动逾万万,而兵丁欠饷,竟致累月经年。


兵勇之数,动称千百万,按名排点,实属老弱愚蠢,充数一成而已。平日挑抬营生,未经训练,一旦令其战阵,实驱市人而使■;以刀矛为耒。驻防人等,平时拉弓举石,讲架式,股肱怠惰,止得养鸟消遣。贼至未决一死战,而全家自尽请恤矣。


对敌之时,贼退始肯前进;贼如不退,兵必先退,带兵官且以胜仗俱报矣。乃杀一二平民,或由贼去而未遇未剃发之村农,且以斩馘发逆无算,入告邀功矣。


通经原为致用,而今之士人,书籍非不熟读,诗文非不清通,使之出仕,而于人所应晓之事,问之辄不能答,一旦身居民上,安能剔弊厘奸?


定制为上下遵守,如居官者回避本省一条,系为防弊,然人品岂无正直?原籍情形既熟,言语皆通,名望素孚,乃格于成例,而使官别省。


俸满即应升调,于地方公事,未及深究,胥吏反得久踞衙署以售其奸。年满更换之说,尽属虚语。


此例所欲禁,弊即由例而生,禁止邪教,原为崇正,乃各省以神灵显佑,奏请匾额者屡屡。各省拨款迭催,而民言剥皮,及至大内所需,饬令捐备,例不准销,是令人舞弊也。


法本善而反恶,种种非是,以致万国之内,最驯顺之百姓,竟致处处不服变乱。吁!事不以实,而徒饰虚文可乎。


文武各事之行,尽属于虚,执法者惟利是视,理财者自便身家,在上即有所见,亦如无见,远情不能上达,上令不能远行。以上各情,局外常论中国似此懦弱,若不致外有探伺之患,即内与外往来者,连闻此说,难保无藐上不服作乱之灾。


今日之外情,由昔日之内情所致何耶?中华土产,本为外国所缺,外国各货,内地可销,由此有通商之举,其势日密。居官者初视洋人以夷,待之如狗,人来日多,身物无可倚恃,必须定章,方有可凭。


是以道光年间,始动干戈,嗣有条约,均以日后必妥为喜,惟条约所允,地方常有违背,令洋人疑系上司未知所致,而上宪不悟,无奈复动干戈。得有随时赴京明文方息。


迨后因可赴京,以为更妥,乃大臣初次北上,仍以夷相待,违约阻止,复致兴兵,在京换约,派常住之大臣,致有庚申年之事。


似此各情,皆由智浅而欲轻人,力弱而欲伏人,现在某事当行,某事不当行,已有条约可凭,一经背约,即有问故之患。所言外患由内召此也,若仍贸贸而行,必启外多进一步之新衅。


外情系内情所致,而外情何也?前数十年中国与外国并无来往,亦无所谓章程,且中国或不知外洋有如许国,现在议定条约,有十国之多。住京有外国所派大臣,新设有衙门专办各国事务,且数年间几次有事,可见外国所请,以力得通商条约,并非中国本意,系由外国而定。


外国定约,系因保全来之故,各国来往之故不同,为通商有三大国,而定约之要又有三,曰边界、曰传教、曰贸易,而其国为俄法英也。


至边界一节,俄国与中国有万里之相连,画界办交涉事件,非有定章不可,是以俄国较别国为早,现在边界已与昔年不同。


至传教一节,奉天主及耶稣教者,以此为正,以别教为邪,传教者皆谓尽此之本分,而使益于彼,传耶稣教者,非止一国之人,且小有不同,皆系民间捐资,令往各处传教,以为善举,与国家无涉。


传天主教者不同,各国之人皆有,然教内有教皇,统辖各处传教之人,不特与各国君为平等,而各国以天主教为教之国,皆当为之护法,奉此为国教,而法国为首。


通商各条约内,皆有准传教,并保护奉教之章程,奉教者交接周密,无处不听传教之言,传教者无不奉教皇之命,傥教内有故,奉教各国,必来调理。即如法国因广西有害死传教之事,致派兵直抵京门。


至贸易一节,各国虽有分,而英国为首,论贸易之事,不过以货纳何税、何处作口岸、何处准居住等项为要,有章程可凭,各商皆有着落。若一违章,均与各国有关,不得轻视。


以上三节,既定有条约,必应于边界循照定章,必应准传教而保护奉教,必应于贸易之事遵守各章,此数言系保外情。


外情如此照办与否,于内情有何关系?


民间立有合同,即国中立有条约,民间如违背合同,可以告官准理。国中违背条约,在万国公法,准至用兵,败者必认旧约赔补兵费,约外加保方止。


中国初次与外国定约,并未以条约为重,不过聊作退敌之策。至今万众之内,或有一二人知有条约,然未承认条约之重,未知违约之害。


照约办理,内情如何?曰民化而国兴,外国所有之方便,民均可学而得,中国原有之好处,可留而遵。外国之方便者不一而足,如水陆车舟、工织器具、寄信电机、银钱式样、军火兵法等,均极精妙。国民两沾其益,愿学者皆能学,故曰民化。中外来往日多而敦好,外无多事之扰,而有学得之益,故曰国兴。


不照办如何?照办则年比年相识,日比日相好,民化而国兴。若违章有动兵之举,国乱之灾,违约者或因不肯照约,或因不能照约,若不肯,必有出而勉强者,若因不能,必有起而代行者。


考前次动兵,可见泰西最小之国,尚有必得之力。或者边界有事,俄国何难占地?若教内有故,致由外进兵,奉教者何难相助?若贸易有阻止,而英国进兵,各国必从,一经动兵,外国有得而无失,是以当留心而免之。


常闻外论,中国官民,大半可以利动,势处极弱而不守信,若再有动兵之事,成败得失,不待智者而决矣。是以或有应办,或有请办,不如早办,不致日后为人所勉强也。


内情坏至此,外国险至此,内事旁观者自不敢多劝行,外事已有章程,旁观者祇可指出日后外必欲行之事。


内所应行,其难办首在无财。然无财非因民间真无财,亦非因理财所得之少。惟官之下取于民者多,而上输于国者少。民力亦可多输,难在无财,是以各项钱粮,均应整顿,即如地丁、盐课、税饷三项,各项应派明干大员,将各处情节细查,从新定日后之办法。


地丁一项,本系甚轻,无人耕地,自无地粮。既耕地,粮本轻,或可照土产贵贱,分别征多征少,浮耗当去而正供增。


盐课一项,无私盐之处甚少,而办盐课之员,未尝无财。


税饷一项,沿海各口、内地各关,均有饱私囊而漏公项之弊。以上三项,若认真整顿,日后所得之银,可敷国家之用。钱粮之外,应派大员查各旧例之应变通删改者,不致于日后应办之事有窒碍,财既得而例无碍。文武各事,不难更正,大之要惟各官俸禄、各等官员,应予以足敷用度定数,不致在外设法得钱。


升官加俸,查明署内应用人若干,并准开销经费,官署各人,虽数不少,向系均得度日之银,左右之民,均言被勒,其民不服,并非因被勒之多,因无定时、无定数,若因国家用度,新定民间应纳各项银两,必无不服,所交之银,并无格外为难,反或较少,仍足各官重禄、各署定费。


若将此意向外任询问如何,均不愿,必答不行,惟若法善政,岂有外不遵内,而必以内听外之理?


武之要在兵精不在多,兵法兵数兵饷,均有应改,各省若有兵五千人,常留营内操练,不准出外谋生,十八省不过九万之多。比此时百万,得力而省,京都另养一万之数,此费可于洋税扣满四成之后支销。


再文武应准本省居官,为官系明理之人,在本省熟悉风俗语言,若署内有舞弊,较外省来人,更易查出,其余一切事宜,日后可随时设法整顿,必致国安民富。


凡有外国可教之善法,应学应办,即如铸银钱以便民用,做轮车以利人行,造船以便涉险,电机以速通信。外国之好法,不止四条,然旁观劝行之意不在此,系在外国日后必请之事。


大皇帝召见各国住京大臣,若不允见,虽不便遽至失好,恐必藉他端而生事,不如先告以可见,一派委大臣驻札外国,于中国有大益处。


在京所驻之大臣,若请办有理之事,中国自应照办,若请办无理之事,中国若无大臣驻其本国,难以不照办。一准洋商合华商会制轮车、电机各等事。


以上所劝行,内系将旧例,地丁、盐课、税饷、官俸、兵制整顿。外系召见、派使、会制。召见无损,派使自护,会制民富。


内外所劝行者,若云非一日能办,然愈早办则愈好,惟另有数事,立应料理,若不将此数事办完,想办余事,恐晚船夜沉,白日不及修矣。


系潮州进城之事,经五年之久,文书来往,至今领事未曾进城,而事愈久愈难,多年不照条约办理,均言或以未肯,或以未能之故,若再不办,必致生事。一系田提督未拏,上次所录谕旨,与先数日给驻京大臣阅看之稿,有不同之处,以致几生衅端,现虽奉有上谕,若得知其人仍安居无事,后办此案,不足了事,至其余未完各事,不如早了。


未了各案,劝早料理者,不早了必动干戈,无不知中外交兵,外有必胜之势,中若败而始了各事,外必不能以此罢兵也。外所欲得之事,现已深知,若再战胜后,其事更不可问矣。


旁观所论,并非恐吓之轻语,而外国日后必引各事,并非欲害中国,各国所欲,并无他意,惟愿中国能守和睦,如上年照约退兵,并各处会同剿贼,可见实心相待之意。中外通商,若以后不再动兵,外亦甚悦,即如求益免损,各顾体面,各国来往,常有因此等事而用兵也。


潮州进城一节,事关大局,宜派大员往办,或请旨命广督前往,或命李宫保前去。


至田提督一节,不如由京派大员跟兵役数名,由内江轮船,直赴川查提到案。二事尤须速办,数月后新到有英国大臣,若知有五年未办之事,难以再行将就。


法国因贵州事未完,必不甘服,一处有事,各处必群起相向,中国有失而无得。


所说日后内情,必由外情而变,此意可明,奉劝各事,若不试办,无庸提及,泰西各国左近日本暹罗各小国,若要作乱,无可抵挡;若照行,泰西各国,必致欣悦,无事不助,无时不合。盖万国来往,向来各国让各国之事,中国若仍不让,各国必不服,若让而中国作万国之友,其地广大,其民众多,文义均通,安分务工,止有国政转移,无难为万国之首,若不转移,数年之内,必为万国之役,日后之内情,均由此日之外情而生。此日之外情,在王爷大人之手,能臣之决断,万民之造化也。◇


·【汗青网以复兴中华五千年正统文化为己任,让中国文化代代传承,初心不忘。我是华夏儿女,我为中国文化代言。一片丹心照汗青,愿每一位来到汗青网的读者都能和我们一起见证历史。喜欢汗青网,请搜索微信公众号“汗青网”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汗青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局外旁观论》由汗青网为您提供,作者赫德。根据著作权法,本篇文章与图片均属于公有领域,汗青网欢迎读者对本文转载和传播。如有建言,请加客服QQ:61706689。请和我们一起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进步。】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编辑QQ:1350295288。】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