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晚清危局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帝国时代>晚清危局

政党之必要及其责任

来源:汗青网   作者:(清末民初)马相伯   浏览人数 :878   发表时间: 2017-11-23

政闻社机关刊物《政论》

晚清立宪滥觞于1898年光绪变法之时;1901年,慈禧太后下诏变法,要“取外国之长”,“去中国之短”,开始实行“新政”,在经济、政治、教育、军事等方面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改革,希图挽救濒临灭亡的清朝;1905年,清政府派五大臣出国“考察政治”;次年,五大臣先后回国,上书指出立宪有三大利:“一曰皇位永固,二曰外患渐轻,三曰内乱可弭”,建议进行“立宪”。光绪三十二年七月十三日(1906年9月1日),清廷颁布了《宣示预备立宪谕》。1907年10月17日,政闻社在东京召开成立大会,会长虚置,只设总务员一名,请年近七十且有温和色彩的马相伯担任。梁启超虽未列入发起人名单,但是实际的幕后领导者。1908年2月,政闻社本部迁往上海。4月10日,马相伯在政闻社机关刊物《政论》上发表就任演说文章《政党之必要及其责任》。


诸君:


鄙人以政闻社全体社员之同意,承乏本社总务员之职,自维才力绵薄,恐非克堪,顾义务所在,抑奚敢辞?但如适间徐君报告之言,奖饰太甚,闻之滋愧。不宁惟是,如徐君言,一若本社前途,惟鄙人焉赖。微特鄙人之菲材凉德,不足以语于是。抑尤有进者,吾社之建设,凡欲以摧灭专制,造成完满之立宪政体。惟其如是,故一切组织之邻于专制者,皆为吾社所深恶痛绝,岂其于吾社之组织而反蹈之?质言之,则政闻社者,非一二人创立之政闻社,实全国同志共同组织之政闻社。故政闻社之前途,不系于一二人,而系于社员全体。鄙人以社中一分子之资格,于其应尽之义务,诚不敢不黾,若谓以鄙人眇眇之躯,能左右全社前途之荣悴,则其于政党之性质,亦失之远矣。今鄙人现受诸君之委任,誓忠于本社主义。请更举政党之必要及其责任,为诸君一言。


国家之起原,果何自昉乎?学者之说,是丹非素,经百年而未有定。要之,无论何种之国家,必经过家族之一阶级而来,斯则可断断也。故明乎人类乐有家族之理,则夫人类乐有国家之理,亦可以类推而得其故矣。凡有血气者,莫不自爱我。然所谓我者,有形我焉,有神我焉。禽兽知有形我而不知有神我,故永世不能以为群。人类者,非徒以形我之安佚而自满也,必更求神我之愉快,苟孑然孤立而无偶,则虽极耳目口腹之欲,而必非人情之所乐,于是乎家族不得不兴。普通之人,其爱其家族也,殆与爱己身无所择,盖神我之作用然也。然神我之愉快,又非徒恃家族而能满足也。善夫!孟子之言曰:与少乐乐,与众乐乐,孰乐?曰:不若与众。盖人类之恶独而乐群,全由其天性然。于是乎由家族进而为部落,由部落进而为国家。近世学者,或谓国家之成立,纯由竞争力促之使然。此固未尝不含半面的真理。然谓国家成立之原素而仅在是,则是徒举形我之一方面,而遗神我之一方面,安得云知言也?夫禽兽之与人类,其受逼迫于外界之竞争一也,顾禽兽何以不能为家族部落,而人能为之,曰:惟知有神我故。野蛮人与文明人,其受逼迫于外界之竞争一也,顾野蛮人何以不能为国家而文明人能为之?曰:惟能扩充其神我故。明此义者,可以知国家,可以知国家与政党之关系矣。


人类之能为国家也,恃有神我也。人类之乐有国家也,所以求常保神我之愉快也。使有国家而不能保神我之愉快,甚或其愉快反缘有国家而为之灭绝减杀,则吾之乐有国家者果安在?故欲完国家之责任,莫要于使国内之人各得所欲。此犹家族之责任,在使家内之人,各得所欲也。


虽然,一国之人,其所欲亦多矣,殽乱而不能统一,隔阂而不能相知,甚欲互相反对而莫审所适从,将何道以沟通之别择之?于是有一部分人焉,揭橥其所欲者以告于天下,曰:吾所欲者在是。夫人情固不甚相远也,我欲之,则必有其可欲者存,遍国中与吾同欲者,不知几何人也。前此各怀之于心而互莫相知也,窃窃然忧吾道之孤而莫吾应也,及闻甲部分之人昌言曰“吾欲在是也”,而乙部分而丙部分而丁部分,咸相说以解曰“吾欲固亦在是也”。其余他部分之人,或前此并未知此之可欲,及见夫多数人欲之,乃寻其理由,而觉其中诚有可欲者存,乃恍然曰:“吾昔所欲不及此,而今固亦欲之也。”于是乎政党之机动。


既群多数同欲之人,则必求所以餍其欲,且必求所以去其所不欲。此非合输其心力,齐一其步武,无从为功也。于是乎政党之形成。


虽然,吾所欲者,非能强举国人以尽从同也,则必有其所欲不在是而在彼者焉。一部分之人揭橥以号召曰“吾所欲在彼”,则亦必有他之乙、丙、丁等部分人起而应之。其所以求餍其欲而去其所不欲者,亦犹我也。于是乎一国之中,必不止一政党,而常有政党与政党对立。夫既谓之政党矣,则必聚同欲者乃能成之,明也。又必非少数之所欲,而为多数之所欲,又明也。既多数人欲之,则其中必有可欲者存。故苟名为政党,则无论何党,而其所欲皆必与国利民福相近。然犹或欲此不欲彼,或欲彼不欲此,何也?或欲国利民福之小者,或欲其大者;或欲国利民福之近者,或欲其远者。夫远且大之福利,或为近且小之不利;近且小之福利,或为远且大之不利。各见其利之方面,而忽其不利之方面,此政党与政党所以恒对立也。虽有不利之方面,而必有其利之方面,故曰与国利民福相近也。天下无纯利而无小害之事,故不敢谓其与国利民福之范围适合而无间,故曰相近也。


既政党与政党对立,国家将何所适从?曰:采其与国利民福最相近者行之,则国家之责任尽矣!何者为与国利民福最相近?曰:国民最大多数所同欲者,与国利民福最相近。何者为国民最大多数所同欲?曰:最大政党所主张者,即国民最大多数所同欲。


问者曰:最大政党所主张,苟其为国利民福之远且大者,则其与国利民福最相近固无疑矣,然容亦有最大政党所主张,仅见其小且近者,而忽其远且大者,亦可谓为最相近矣乎?曰:斯固然也。小而近之福利,既为国民多数所同欲,则必其国民之智识,未能见及大且远者;必其国民之能力,未能经营大且远者。若是,则所谓最相近者,乃不在此而在彼矣。虽然,当斯时也,与彼对立之政党,又非必舍其大且远者,而惟小且近者是务也,牖导人民之智识焉,助长人民之能力焉,渐能使举国之人民,其同欲于此者,多于同欲于彼者。则所谓最相近者,又不在彼而在此矣。


国家恒采最大政党所主张,为国民最大多数所同欲而与国利民福最相近者以施政,夫是之谓政党政治。政党政治者,现世人类中最良之政治也。夫政治果有更良于此者乎?曰:理想上容或有之,而事实上则未之闻。宗教家有言,人类者,不完全之动物也。人类既不完全,故政治无绝对之美。既无绝对之美,而求其比较,则舍政党政治无以尚也。何以故?以与神我之作用相应故。


天下虽无绝对的良政治,而有绝对的恶政治。何谓绝对的恶政治?则徇最少数人之私欲,而反于大多数人之所同欲者是已。质而言之,则曰专制。专制政治,束缚人人之神我,使不得申,故有国家曾不如其无。故生为专制之国民者,必当以排除专制为唯一之义务。此非我对于人所当尽之义务,实形我对于神我所当尽之义务也。


然则何道以排除之?曰:还以神我之力排除之。夫我之有所欲有所不欲也,此神我之能自主者也。而专制政治,则强吾之所不欲以徇人之所欲,是不许神我之自主也。虽然,神我者,赋之于天者也,虽父不能夺之于其子,虽主不能夺之于其奴。彼螂蛆嗜溷也,强人而尝之,虽或下咽,然其厌疾之之心,无论何人,不能禁其不漾于中也。若是者,吾中国先圣谓之“良知”。既有良知,斯有良能。人之思得其所欲而去其所不欲也,其良知也。既思之,则务所以得之去之,其良能也。


夫人之乐有国家者,其亦孰乐有专制?既不乐之,而固受之,则其良知之苦痛,岂有已哉?顾虽苦痛,乃竟呻吟而几于不敢者,何也?将以为苦痛我自感之,而他人莫能喻也,以吾一人之力,无如此苦痛何也。庸讵知恶苦思乐,谁不如我?我以为莫吾助而忍焉,人亦以为莫彼助而忍焉,乃坐令神我之桎梏而万劫不复。苟人人尽出其良知以公诉之,则东海西海,心同理同,举国中皆如我之所欲云云也。夫至于举国中而皆欲云云,则彼少数者,虽别有所欲云云,安可得也?故欲排除专制,无他道焉,国民咸遵其良知,以发表其所欲者与其所不欲者,乃胥谋各竭其良能,以求其所欲者,去其所不欲者。斯则政党之业也。


鄙人不尝诵《孟子》“少乐不如众乐”之言乎?洵如斯言也,则神我之最宜感愉快者,莫我中国人若也。盖个人之乐,不如家族之乐;家族之乐,不如部聚之乐;部聚之乐,不如国家之乐;小国寡民之乐,不如大国众民之乐。比例则然也。而我中国今日之人则何如?非惟不能享天下之至乐也,乃适得其反。鄙人老矣,雅不欲以伤心语堕诸君少年锐进之气。然自四十年前,琉球望国,揽辔殆遍,以彼所处之地位,所享之幸福,还而镜诸我国民,每诵《诗》“何辜于天,我罪伊何”,又曰“天之生我,我辰安在”,又曰“夭之沃沃,乐子之无知”,未尝不泪落如绠縻也。比年以来,煎迫愈甚,虎狼眈眈,嗥于卧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呜呼诸君!其知之否耶?使五年以后之中国,尚如今日之中国者,则吾侪自今以往,至于世界末日,永堕畜生道而靡复人趣矣。


诸君诸君,谁为为之?孰令致之?呜呼痛哉!此专制政府之罪也。曷为有此专制政府?曷为使专制政府久适于生存?呜呼痛哉!此国民之罪也。曷为使国民久负罪至今日而犹不思自赎?呜呼痛哉!此鄙人与诸君之罪,又凡举国中先觉者之罪也。


昔在邃古,洪水横流,乃有挪亚,独乘方舟,泛于天地,茫茫巨浸,不知所届。今世界大势,譬则洪水也。我中国,譬则挪亚之舟也。此舟经三千年来,飘荡于浩淼重洋中,雨打风吹,天穷人厄,樯折帆裂,棹失舵坏,直至今日,而三千年间未闻之巨飓,复从而乘之。所经线路,礁石棋布,全舟死生,间不容发。而舟中之人,栩栩然卧而酣梦者居其泰半。其他一部分则嘈嘈切切焉,或自理其行箧,惧其沉落;或自整其衾褥,惧其浸湿。其稍进者,则欲接一二断绳,补一二漏隙,手忙脚乱,不知所措。亦有一部分,狂若瘈狗,指天骂日,谓当刃船主,屠同舟,裂舟以同归于尽。呜呼!呜呼!此何时耶?此何时耶?丁此之时,惟有全舟一致,思所以拯此舟以达彼岸。其司舵及其他执事者有不职,则要求船主以易之。其有明于沙线善于避风之策,要求船主以实行之。彼不知千里镜耶?引之以视彼。不解罗盘针耶?教以之捩。夫如是,其庶或有济。而彼船主者,与船并命,又安见其不我行?今也不然,非鼾睡则自顾,非自顾则痫跃。其有一二知其不可者,亦嘿嘿不发一言,束手以待命。呜呼!几何不沦胥以亡也?呜呼!至今日而始有政闻社之发生,鄙人与诸君之罪重矣!抑今日而有政闻社之发生,乃鄙人与诸君所以谋自赎其罪,且偕国民以同赎罪者。嗟夫!嗟夫!吾侪之罪,其终能赎耶?嗟夫!嗟夫!天心仁爱,其许吾侪以赎也必矣!


吾侪以求神我之愉快故,而组织此政闻社。吾侪以遵良知之命令故,而组织此政闻社。吾侪以自赎其罪,且为众人赎罪故,而组织此政闻社。则吾侪所以图践此责任者,当如何?


一曰忠实。先圣有言,不诚无物;又曰:至诚而不动者,未之有也。不诚未有能动者也。虽至小之业且有然,而况于负荷国家之重者乎?人之于政党也,当如妇人之于所天,死生以之,何以故?政党非以强迫而结合者也。人人各有其所信之主义。所信之主义适相同者,乃集合而为一党。谁信之?吾之良知信之也。故政党者,多数政党员之良知之结晶体也。人而不自服从其良知,时曰非人。故政党员之忠于政党,则我忠于我而已。其或徒挂名党籍,不思对于党而负责任,此非欺人,乃自欺耳,是不啻我对于我而怀叛逆也。吾侪之地位各不同,而党中应尽之义务亦至伙。苟诚忠焉,无论居何地位,而皆有得尽义务之余地。经济学上分劳之谊,实团体发达之第一要素也。


二曰忍耐。天下无一蹴而几之业,所负荷愈重,则其成就愈难。吾侪挟区区之志愿,与数千年根深蒂固之专制政体战。敌既强矣,而中立者又莫余助。前途艰巨,云胡可量?奏凯之日,匪可豫期。所能信者,真理终为最后之战胜而已。而当未达此最后之时,刹那刹那,无不在四面楚歌之里。非有百折不回之气,即罹一蹶不振之忧。当思个人之生命虽短,团体之生命甚长;个人之能力虽微,团体之能力甚大;蹶于此者必兴于彼,挫于今者必成于后。若徒恃一时客气,不旋踵而瘪者,志行薄弱之鄙夫,非吾侪所以自处也。


三曰博爱。爱也者,神我之所攸托命也。岂惟一党?岂惟一国?天地赖兹立,万化赖兹出焉。有对于党中之爱。吾侪以主义结合,固也。然犹有附属之一胶质焉,曰感情。感情不相浃,中道涣之易易耳。故有手足相依、患难相共之情,然后可以永结于不散。此吾侪所各宜自勉者也。有对于党外之爱。道有阴有阳,数有正有负。吾是吾所是,而不能谓人之尽非。此国家所以能容两政党以上之对立也。故吾侪忠于本党,而不嫉视他党,可以为光明正大之辨难,而不可以为阴险卑劣之妨害。其中立之人,吾侪宜尽吾力之所及,使其表同情于吾党之主义。其有未肯遽表同情者,吾侪当谅其锢蔽之太久,启悟之不易,常怀矜悯之心,勿为厌弃之容。即对于吾主义之公敌,吾侪抗战,固不可不力,然有战时公法之可守,不尚诡遇,不罪降人。此亦所以行吾爱也。呜呼!吾侪苟非有此爱根,则遁世无闷已耳,遑问国家?遑问政治?既以爱故而结政党,若缘政党而伤吾爱,斯所谓进退失据也。


鄙人无似,承诸君之推举,负疚滋深。顾以四十年来怀抱之志愿,所欲从事而未能从者,及今而得以从事焉。鄙人虽耄,犹得与诸君共观厥成矣。◇


·【汗青网以复兴中华五千年正统文化为己任,让中国文化代代传承,初心不忘。我是华夏儿女,我为中国文化代言。一片丹心照汗青,愿每一位来到汗青网的读者都能和我们一起见证历史。喜欢汗青网,请搜索微信公众号“汗青网”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汗青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政党之必要及其责任》由汗青网为您提供,作者马相伯。根据著作权法,本篇文章与图片均属于公有领域,汗青网欢迎读者对本文转载和传播。如有建言,请加客服QQ:61706689。请和我们一起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进步。】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编辑QQ:1350295288。】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