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晚清危局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帝国时代>晚清危局

《原道觉世训》

来源:汗青网   作者:(清)洪秀全   浏览人数 :1887   发表时间: 2017-04-30

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洪秀全在广东花县初创拜上帝教。《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训》以及《原道觉世训》是拜上帝教的早期三大重要文献。

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洪秀全在广东花县初创拜上帝教。《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训》以及《原道觉世训拜上帝教的早期三大重要文献

 

天下总一家,凡间皆兄弟,何也?自人肉身论,各有父母姓氏,似有此疆彼界之分,而万姓同出一姓,一姓同出一祖,其原亦未始不同。若自人灵动论,其各灵认从何以生?从何以出?皆由皇上帝大能大德以生以出,所谓一本散为万殊,万殊总归一本。而近代则有阎罗妖注生死邪说,阎罗妖乃是老蛇妖鬼也,最作怪多变,迷惑缠捉凡间人灵认。天下凡间我们兄弟姊妹所当共击灭之,惟恐不速者也。而世人偏伸颈于他,何其自失天堂之乐,而自求地狱之苦哉!

 

论道有真谛,大凡可通于今不可通于古,可通于近不可通于远者,伪道也,邪道也,小道也。据怪人妄说阎罗妖注生死,且问中国前代论及此乎?曰,无有。番国《旧遗》、《新遗》载及此乎?曰,无有。无有,则何以起?怪人佛老之徒出,自中魔计,以瞽引瞽,诳人以不可知之事,以售己诈,诱人作福建醮,以肥己囊,兼之魔鬼人心,遂造出无数怪诞邪说,迷惑害累世人。如秦政时,怪人诳言东海有三神山,秦政遂遣入海求之,此后代神仙邪说所由起也。究其始不过一秦政受其惑,所谓差之毫厘,而后代则叠效尤于后,至于固结不可解,所谓失之千里者也。又如汉武时怪人诳言祠灶丹砂可化黄金,汉武遂信而祠之,于是燕、齐怪诞怪人多来言神仙怪事矣。又如近代有怪人诳言东海龙妖发雨,东海龙妖即是阎罗妖变身。雨从天降,众目所视者也。古语云:“天油然作云,沛然下雨,则苗浡然兴之矣”又古语云:“上天同云,雨雪雰雰,益之以霢霂,既优既渥,既沾既足,生我百谷。”又考番国《旧遗诏书》,当挪亚时,皇上帝因世人背逆罪大,连降四十日四十夜大雨,洪水横流,沉没世人。此皆凿凿可据,且众目所视,实降于天者也。而世人亦多信怪诞不经之怪说。即一雨论,而世人既多良心死尽,大瞄天恩矣,又遑论其他哉!又如近代有怪和尚诳言阎罗妖怪事,且有《玉历记》怪书,讹传于世,而世之读死书者亦多惑其说。独不思注生死一事,岂是等闲。既不是等闲,宜为中国番国各前代所论及,且笔于书以传后世。而于今历考中国番国各前代所论及,且笔于书以传后世者,只说天生天降,皇上帝生养保佑人,未尝说及阎罗妖也;只说死生有命,亦是命于皇上帝已耳,毫无关于阎罗妖也;只说皇上帝审判世人,阴隲下民,临下有赫,又毫无关于阎罗妖也。而世人之读死书者不信古今远近通行各经典,而信怪人无端突起之怪书,不亦惑哉!此无他,顾眼前,忽长远,恒情也。以恒情而中人心,则其入之也必易,是以邪说一倡,而天下多靡然信之从之。信从久,则见闻熟,见闻熟,则胶固深,胶固深,则难寻其罅漏,难寻其罅漏,则难出其圈套,皇上帝纵历生聪明圣智于其间,亦莫不随风而靡矣。此近代所以多惘然不识皇上帝,悍然不畏皇上帝,尽中蛇魔阎罗妖诡计,陷入地狱沉沦而不自知者也。

 

噫!后之人虽欲谙天地人之道,其孰从而求之?甚矣,人之好怪也!不求其端,不讯其末,惟怪之欲闻。予想夫天下凡间人民虽众,总为皇上帝所造所生,生于皇上帝,长亦皇上帝,一衣一食并赖皇上帝。皇上帝天下凡间大共之父也,死生祸福由其主宰,服食器用皆其造成。仰观夫天,一切日月星辰雷雨风云莫非皇上帝之灵妙;俯察夫地,一切山原川泽飞潜动植莫非皇上帝之功能。昭然可见,灼然易知,如是乃谓真神,如是乃为天下几间所当朝朝夕拜。

 

有执拗者说曰:“皇上帝当拜矣,必然有帮皇上帝保佑人者。譬如君长主治国中,岂无官府辅治也?”不知君长之官府是其亲手设立调用,故能辅君长以治事也。至若凡人所立一切木石坭团纸画各偶像,且问尔是皇上帝旨意设立否乎?非也。类皆凡人被魔鬼迷灵心,据愚意愚见人手造出各等奇奇怪怪也。况皇上帝当初六日造成天地山海人物,已设有其神使千千万万在天上,任其差遣,何用得凡人所造各等奇奇怪怪者乎!且叛逆皇上帝实甚。考《旧遗诏书》,皇上帝当初下降西奈山,亲手缮写十款天条在石碑,付畀摩西。皇上帝亲口吩咐摩西曰:“我乃上主皇上帝,尔凡人切不好设立天上地下各偶像来跪拜也。”今尔凡人设立各偶像来跪拜,正是违逆皇上帝旨意。尔凡人反说各偶像是帮皇上帝保佑人,何其被魔鬼迷灵心,懂之极乎!尔不想皇上帝当初六日造成天地山海人物,尚不要人帮助,岂今日保佑人又要谁帮助?且问尔设使皇上帝当初造天不造地,尔足犹有所企立,且犹有田亩开垦否乎?曰,无也。且又问尔,今荷皇上帝之恩,既造有天地矣,设使皇上帝不造成地下桑麻禾麦菽豆及草木水火金铁等物,又不造成水中鱼虾,空中飞鸟,山中野兽,家中畜牲等物,尔身犹有所穿,口犹有所食,饔飧犹有所炊爨,器械犹有所运用否乎?曰,无也。且又问尔,今荷皇上帝之恩万物备足矣,设使皇上帝一年不出日照耀尔凡人,一年不降雨滋润尔凡人,一年不发雷替尔凡人收妖,一年不吹风散尔凡人郁气,尔凡人犹有收成平安否乎?曰,无也。且又问尔,今荷皇上帝之恩,既有收成平安矣,设使皇上帝一旦怒尔,断绝尔灵气生命,尔口犹能讲,目犹能视,耳犹能听,手犹能持,足犹能行,心犹能谋画否乎?曰,断断不能也。且又问尔,天下凡间欲一时一刻不沾皇上帝恩典得乎?曰,断断不得也。由是观之,天下凡间欲一时一刻不沾皇上帝恩典亦不得,此便是皇上帝明明白白保佑人矣。既是皇上帝明明白白保佑人,尔凡人却另立各偶像,另求保佑,有得食有得穿曰:“我菩萨灵。”明明皇上帝恩典,却误认为邪魔恩典。其邪魔敢冒天恩者,该诛该灭无论矣,尔凡人良心死尽,大瞒天恩,究与妖魔同犯反天之罪,何其愚哉!嗟呼,明明有至尊至贵之真神,天下凡间大共之天父,所当朝朝夕拜而不拜,而拜专迷惑缠捉人灵之妖鬼,愚矣。明明有至灵至显之真神,天下凡间大共之天父,求则得之,寻则遇著,扣门则开,所当朝朝夕拜而不拜,而拜无知无识之木石坭团纸画各偶像,有口不能言,有鼻不能闻,有耳不能听,有手不能持,有足不能行之蠢物,抑又愚矣。

 

虽然,流之浊由源之不清,后之差由前之不谨,天下凡间无人一时一刻不沾皇上帝恩典,何至于今竟罕有知谢皇上帝恩典者,其祸本何自始哉?历究中国前代上古之世,君民一体,皆敬拜皇上帝也。坏自少昊时,九黎初信妖魔,祸延三苗效尤,三代时颇杂有邪神及有用人为尸之错,然其时君民一体皆敬拜皇上帝仍如故也。至秦政出,遂开神仙怪事之厉阶,祀虞舜,祭大禹,遣入海求神仙,狂悖莫甚焉。皇上帝独一无他也,汉文以为有五,其亦暴悖之甚矣。汉武临老虽有悔悟之言曰:“始吾以为有神仙,今乃知皆虚妄也。”然其始祠灶,祠泰乙,遣方士求神仙,其亦秦政之流亚也。他若汉宣祠后土,遣求金马、碧鸡,汉明崇沙门,遣求天竺佛法,汉桓祠老聃,梁武三舍身,唐宪迎佛骨;至宋徽出,又改称皇上帝为吴天金阙玉皇大帝。夫称昊天金阙犹可说也乃称玉皇大帝,则诚亵渎皇上帝之甚者也。皇上帝天下凡间大共之父也,其尊号岂人所得更改哉!宜乎宋徽身被金虏,同其子宋钦俱死漠北焉。总而论之,九黎、秦政作罪魁于前,历汉文、武、宣、明、桓、梁武、唐宪接迹效尤于后,至宋徽又更改皇上帝尊号。自宋徽至今,已历六七百年,则天下多惘然不识皇上帝,悍然不畏皇上帝,又何怪焉。

 

呜呼!天地之中人为贵,万物之中人为灵。人何贵,人何灵,皇上帝子女也。贵乎不贵,灵乎不灵。木石泥团纸画各偶像,物也,人贵于物、灵于物者也,何不自贵而贵于物乎?何不自灵而灵于物乎?近千百年间能不惑神仙怪事者非无其人,究之知其一,莫知其他,明于此转暗于彼,卒无有高出眼孔彻始彻终而洞悉乎魑魅魍魉之诡秘也。北朝周武废佛道,毁淫祠,唐狄仁杰奏焚淫祠一千七百余所,韩愈谏迎佛骨,宋胡迪焚毁无数淫祠,明海瑞谏建醮,之数人者不可谓无特识矣。第其所毁所焚所谏仅曰淫祠、曰佛、曰建醮,则其所不毁不焚不谏者,仍在不知,彼所毁所焚所谏者固当毁当焚当谏,即彼所不毁不焚不谏者又何独非当毁当焚当谏乎?何也?皇上帝之外无神也,世间所立一切木石泥团纸画各偶像皆后起也,人为也,被魔鬼迷蒙灵心,颠颠倒倒,自惹蛇魔阎罗妖缠捉者也。

 

故今沥胆披肝实情谕尔等,尔凡人何能识得神乎?皇上帝乃是真神也。尔凡人跪拜各偶像正是惹鬼。何也?尔凡人所立各偶像,其或有道德者既升天堂久矣,何曾在人间受享;其一切无名肿毒者类皆四方头红眼睛蛇魔阎罗妖之妖徒鬼卒,自秦、汉至今一二千年,几多凡人灵魂被这阎罗妖缠捉磨害。俗语云:“豆腐是水,阎罗是鬼。”尔等还不醒哉!及今不醒,恐怕迟矣。

 

实情谕尔等,尔凡人何能识得帝乎?皇上帝乃是帝也。虽世间之主称王足矣。岂容一毫僭越于其间哉!救世主耶稣,皇上帝太子也,亦只称主已耳。天上地下人间有谁大过耶稣者 乎?耶稣尚不得称帝,他是何人,敢面见称帝者乎!只见其妄自尊大、自干永远地狱之灾也。

 

噫,吁!敬拜皇上帝,则为皇上帝子女,生前皇上帝看顾,死后魂升天堂,永远在天上享福,何等快活威风。溺信各邪神,则变成妖徒鬼卒,生前惹鬼缠,死后被鬼捉,永远 在地狱受苦,何等羞辱愁烦。孰得孰失,请自思之。天下凡间我们兄弟姊妹,可不醒哉!若终不醒,则真生贱矣,真鬼迷矣,真有福不知享矣!明明千年万万载在天上,永远快活威风,如此大福都不愿享,情愿大犯天条,与魔鬼同犯反天之罪,致惹皇上帝义怒,罚落十八重地狱受永苦,深可悯哉!良足慨已。◇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