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生命穷奥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红楼梦谭>生命穷奥

活过290岁?奇僧惠昭的精彩故事

来源:汗青网   作者:李秉言   浏览人数 :1710   发表时间: 2017-01-10

唐元和中,武陵郡开元寺有僧惠照,貌衰体羸,好言人之休戚而皆中。性介独,不与群狎,常闭关自处,左右无侍童。每乞食于里人,里人有年八十余者云:“照师居此六十载,其容状无少异于昔时。但不知其甲子。”


后有陈广者,由孝廉科为武陵官。广好浮图氏,一日,因谒寺,尽访群僧。至惠照室,惠照见广,且悲且喜曰:“陈君何来之晚耶!”广愕然,自以为平生不识照,则谓曰:“未尝与师游,何见讶来之晚乎?”照曰:“此非立可尽言,当与子一夕静语耳。”广异之。后一日,仍诣照宿,因请其事。照乃曰:“我,刘氏子,彭城人,宋孝文帝之玄孙也。曾祖鄱阳王休业,祖士弘,并详于史氏。先人以文学自负,为齐竟陵王子良所知。子良招召贤俊文学之士,而先人预焉。后仕齐梁之间,为会稽令。吾生于梁普通七年夏五月,年三十方仕于陈,至宣帝时为卑官,不为人知。与吴兴沈彦文为诗酒之交。后长沙王叔坚与始兴王叔陵皆广聚宾客,大为声势,各恃权宠,有不平心。吾与彦文俱在长沙之门下。及叔陵被诛,吾与彦文惧长沙之不免,则祸且相及,因偕循去,隐于山林。因食橡栗,衣一短褐,虽寒暑不更。一日,老僧至吾所居,曰:‘子骨甚奇,当无疾耳。’彦文亦拜请其药,僧曰:‘子无刘君之寿,奈何虽饵吾药,亦无补耳。’遂告去。将别,又谓我曰:‘尘俗以名利相胜,竟何有哉唯释氏可以舍此矣。’吾敬佩其语,自是不知人事,凡十五年。又与彦文俱至建业。时陈氏已亡,宫阙尽废,台城牢落,荆榛蔽路,景阳结绮,空基尚存,衣冠文物,阒无所观。故老相遇,捧袂而泣曰;‘后主骄淫,为隋氏所灭,良可悲乎!’吾且泣不能已。又问后主及陈氏诸王,皆入长安,即与彦文挈一囊,乞食于路,以至关中。吾,长沙之故客也,恩遇甚厚,闻其迁于瓜州,则又径往就谒。长沙少长绮纨,而又早贵,虽流放之际,尚不事生业。时方与沈妃酣饮,吾与彦文再拜于前,长沙悲恸久之,洒泣而起,乃谓吾曰:‘一日家国沦亡,骨肉播迁,岂非天耶!’吾自是留瓜州。数年而长沙殂。又数年,彦文亦亡。吾因髡发为僧,遁迹会稽山佛寺,凡二十年,时已百岁矣。虽容状枯瘠,而筋力不衰,尚日行百里。因与一僧同至长安。时唐帝有天下,建号武德,凡六年矣。吾自此,或居京洛,或游江左,至于三蜀五岭,无不往焉。迨今二百九十年矣,虽烈寒盛暑未尝有微恙。贞元末,于此寺尝梦一丈夫,衣冠甚伟,视之,乃长沙王也。吾迎延坐话旧,伤感如平生。而谓吾曰:‘后十年,我之六世孙广当官于此郡。师其念之。’吾因问曰:‘王今何为’曰:‘冥官甚尊。’既而泣曰:‘师存,而我已六世矣。悲夫!’吾既觉,因纪君之名于经笥中。至去岁,凡十年,乃以君之名氏访于郡人,尚讶君之未至。昨因乞食里中,遇邑吏,访之,果得焉。及君之来,又依然长沙之貌。然自梦及今,十一年矣,故讶君之晚也。”已而悲惋,泣下数行。因出经笥示之。广乃再拜,原执履锡为门弟子。照曰:“君且去,翌日当再来。”广受教而还。明日,至其居,而照已遁去,莫知其适。时元和十一年。


至大和初,广为巴州掾,于蜀道忽逢照,惊喜再拜曰:“愿弃官吾师,为物外之游。”照许之。其夕偕舍于逆旅氏。天未晓,广起,而照已去矣。自是竟不知所往。然照自梁普通七年生,按《梁史》,普通七年,岁在丙午,至唐元和十年乙未,凡二百九十年,则与照言果符矣。愚常以梁、陈二史,校其所说,颇有同者,由是益信其不诬矣。——唐·张读《宣室志·惠照》


自古以来,“长寿”是人们的愿望,许多人都渴求长生不老,究竟人类寿命的极限在哪里呢?随着医药、科技发达,人类寿命延长,世界人口结构老化,现在“长命百岁”已经不是梦想,那么,最长寿的人是谁呢?


相信大家都知道中国文化传说中,有一位长寿的代表人物──彭祖,据说他是颛顼帝的玄孙,到殷朝末年已有七百六十岁了,但看上去一点也不显老,仍然是年轻人的模样。


彭祖淡泊名利以道德行事


彭祖少年时就喜欢清静无为的生活,品德高洁,不争名逐利。殷王听说他的名声,请他出任大夫,但他常以有病为借口,不理政事。彭祖有车有马,但是很少乘用,经常一个人独自出门,不带路费和口粮,连他的仆从也不知道他到哪儿去,几十天甚至几百天才回家,回来时仍然和平常一样健康。


君王去看望他时,常常不通知他,偷偷留下些珍宝玩物赏给他就走了,累积的赏赐前后有几万金,彭祖虽然都接受,但转手就拿去救济穷苦的人们,自己一点也不留。


彭祖是一位修炼人,淡泊名利,经常内省自己的过失,主张以道德行事,尊重自然的客观规律,不被贪婪的欲望和美色所诱惑。彭祖成仙以后,人们把他的论述记录下来,写成《彭祖经》


惠昭能断吉凶容貌不变


不过,彭祖是仙人,不算他在内的话,中国还有一位相传活过290岁的惠昭法师,其高寿也是我们望尘莫及的。


话说唐宪宗元和年间,武陵郡的开元寺有一位能准确预言人的吉凶福祸的高僧,法号惠昭(亦作惠照)。


此人性格孤独,年老体衰,不喜欢与人交际言谈,每每一人在屋里坐禅,左右无人陪伴,日常饮食就靠向乡里人家乞讨食物来解决。一位八十多岁的乡人说:“惠昭法师已经住在这儿六十年了,可是他的容貌却和从前没有什么差别,真神奇!不知道他到底几岁了?”


陈广来访惠昭惊喜


其后,有一位名叫“陈广”的人,被从孝廉举为武陵官。陈广非常爱好佛教,某日来到寺庙参拜,遍访寺内僧人,最后走进惠昭法师的房间。惠昭一见到陈广,就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既惊且喜地问道:“陈君为何这么晚才来?”


陈广十分诧异,因为自己和惠昭素昧平生,不解为何有此一问?他就问惠昭:“我与法师素不相识,您为何惊讶我来晚了呢?”惠昭轻轻叹了一口气说:“这事儿并不是片刻间能说清楚的,需要一个晚上的时间方能言明。”


山林躲避僧人指点


过了一天,陈广又来到惠昭住处请教。惠昭娓娓道来:我是宋孝文帝的玄孙,彭城人,刘氏的后代。曾祖父是鄱阳王刘休业,祖父刘士弘。祖辈们皆因有文学才能而颇负盛名,与南齐竟陵王子良熟识,当时子良招纳贤俊文学之士,先辈们都参与了。后来又在齐梁两朝时作官,作过会稽县令。


我出生于梁朝普通七年(公元526年)五月,三十岁开始在南陈求官,陈宣帝时曾任小官,不为人知。我跟吴兴的沈彦文是诗酒之交,来往密切,后来长沙王陈叔坚和始兴王陈叔陵皆广聚宾客,声势浩大,各恃权宠,彼此争斗,有不平之心。我和沈彦文都在长沙王门下,后来兴王陈叔陵被杀,我们担心长沙王在争斗中也不能幸免,会波及我们,于是相偕一起逃跑了。


回想起来,那真是一段艰辛的岁月啊!我们两人躲藏在山林里,靠橡栗来充饥,穿着一件短上衣,不论春夏秋冬,季节更替,都没有其他衣服可以更换。有一天,一位老僧人来到我们住的地方对我说:“你的骨相十分奇特,与众不同,你不会得病的。”


沈彦文一听,知他并非常人,赶紧向他施礼、求药,老僧人却说:“人各有命,你命中没有刘君那么长的寿命。有什么法子呢!就算你吃了我的药,也无济于事啊!”说完就要告辞而去,临走又对我说:“尘俗以名利相胜,到头来一场空,又能得到什么呢?……”我非常敬佩他的话,此后十五年皆不问世事。


陈王朝已灭长沙王悲泣


后来我和沈彦文一起到建业,那时陈王朝已经灭亡了。台城冷清,荆棘丛生,景阳宫已成废墟,挂满了蜘蛛网,除了空房子之外,衣冠、文物等都荡然无存,一片凄凉。路上偶遇老友,相对而泣,说:“陈后主骄奢淫逸,终被隋文帝所灭,可悲啊!”我悲伤至极,不能自己。


我又探问陈后主以及陈氏诸王的下落,得知他们都进了长安城,就和沈彦文各提了一口袋子,沿路乞讨,千辛万苦,终于走到关中,因为我原先是长沙王的故客,他对我恩遇有加,所以当我听说他迁移至瓜州,就又继续上路,到那儿去拜见他。


长沙王自小生活优越奢华,且因很早就封为王爷而显贵,如今在流放之中,仍然不能善自营生。当时他正和沈妃在畅饮,见到我和沈彦文再次拜倒在他面前,长沙王痛哭许久,然后非常感慨地对我说:“一日之内家国沦亡,骨肉离散,莫非天意?”后来我留在瓜州住了几年,长沙王死了数年以后,沈彦文也死了。我便落发为僧,在会稽山佛寺中隐居了二十年。


陈广立志向佛惠昭不知所踪


那个时候,我已经一百岁了,虽然容貌上已经干枯瘦削,但是身强体健,犹似壮年,能日行百里,遂与一位僧人一起到长安。当时为唐朝武德年间,从此之后,我有时住在京都洛阳,或云游于长江两岸,或流连在三蜀五岭之间,纵横天下,没有我不到的地方。


现在我已经二百九十岁了,屡经严寒酷暑,亦从未生过一点小病。贞元末年,我在这座寺庙中曾经梦见过一位相貌堂堂、衣冠楚楚的访客,仔细一瞧,原来正是长沙王。我请他坐下,谈起往事来,长沙王现出十分伤感的模样,仿佛他在世时一般,他对我说:“十年以后,我的六世孙陈广会到此郡为官,请法师一定要牢记这件事。”


我询问他:“王爷现在干什么?”他答道:“我在冥间作官,官位很高。”然后他忍不住哭泣起来:“法师至今仍然健在,而我已经六世为人了,实在令人悲伤!”梦醒后,我记下你的名字,放在经书箱子里,以免遗忘。


与长沙王梦中相逢,到去年已经整整过了十年,也不见你的踪迹,我就向郡里的人打听你的姓名,却都没有消息。直到昨天,我去乡里间讨饭,遇见一位官吏,遂向他探问,终于打听到你来了。等你来我这儿,看你很像长沙王的相貌,但是已经十一年过去,所以惊讶你来得晚了。


惠昭心中百感交集,讲完后老泪纵横。他拿出经书箱子中记下的“陈广”的姓名给陈广看,陈广再三施礼膜拜,立志向佛,愿作惠昭的弟子。惠昭告诉他:“你先回去吧!明天再来。”第二天,陈广又来到惠昭住处,可是惠昭已经走了,不知所踪,当时是元和十一年。


查对南梁历史,惠昭自梁普通七年(丙午年)出生,到唐宪宗元和十年是乙未年,共计二百九十年。再用南梁、南陈两朝的历史来核对惠昭所说的内容,颇有相同之处,可见其言谈并无欺人之处,和惠昭自己所说的岁数,果然是相符合的。◇

分享到:
  • 本周热文
  • 本月热文
  • 本年热文
内容页右侧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