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还我河山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帝国时代>还我河山

宋教仁:讨俄横议

来源:汗青网   作者:宋教仁   浏览人数 :1541   发表时间: 2017-06-13

光绪二十年(1894年),清政府与英国政府签定的《中英续议滇缅界务条约》中,将片马地区作为未定界。宣统二年(1911年),英国派军2000余人,驮马2000余匹,以及修路工人,赶马工人400余人强占片马。英国觊觎滇西,主要是因为云南对于英国“印度洋布局”的重要意义。1876年,维多利亚女王正式加冕为“印度女皇”,英国达成了对印度的全面统治。从1824年到1885年,英国先后发动三次战争,对缅甸进行殖民侵略,逐步吞并了缅甸。而后又意欲染指滇西。宋教仁此文,以详实的考据证明片马是中国固有领土之事实,揭露英国侵略云南之野心,并提出解决滇西问题的策略。《滇西之祸源篇》发表于1911年2月15、16日《民立报》,署名渔父。

外蒙独立,祸源沙俄。同治元年(1862年),中俄签署《陆路通商章程》,俄国攫取了在新疆和蒙古地区的贸易免税权。由此,俄国控制了外蒙的经济,为外蒙独立埋下祸根。1881年的《中俄改定陆路通商章程》保留了这一约定。1910年,1881年的《中俄改定陆路通商章程》第三次届满,应当重新议定。沙俄为先发治人,沙皇政府特别内阁会议决定武力进攻伊犁,216日,沙俄向清政府递交坚持特权的最后通牒。在此情势下,宋教仁作本文详细分析了国际政治局势、地缘政治形势,向国人分说俄国侵占蒙古的野心与策略,并提出讨俄三策。本文原载1911321日《民立报》,署名渔父。


呜呼,近日俄人之举动,其蛮横无理,盖可谓自有国际交涉以来,未见其例者哉!前月中旬之照会,既以自由括动恐吓吾政府,而吾政府亦既敬谨听命,承诺其要求条项矣。顷者乃复为第二次之照会,谓中国答复有关约章者,未满俄政府之意,显有不愿和平之态度,难免扰乱两国邦交云云。而其后面之举动,则方日日耀兵,以示威于我满、蒙、新疆。合前后观之,其蔑视国际法,其蔑视条约,其玩弄我政府,侮辱我国民,已洞若观火。此次而果任其跋扈飞扬,不稍为计,是吾人直甘为亡国民,甘听其影响所及,酿成瓜分之祸而不辞矣。呜呼,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俄人之所以出于是者,以改订条约问题也。吾国与俄人所结之《伊犁事件条约》,今年为第三次期满之日,其已得之种种特权,恐因改约被我收回,乃为先发制人之计,于未期满之前,肆其要求。其要索之条件,大都违约背法,已不俟论,即其要索之形式,已是不法之举,欺吾太甚,足令人发指,目眦尽裂者也。夫国际条约之缔结,以双方合意为必要之条件者也,其期满改订亦无不然。前此之《伊犁事件条约》既声明十年限满后可以商议酌改,且曰如限满前六个月未请商改者,应仍照行十年。既言商议酌改,是明谓期满六月前,两国政府无论何方,皆有通告改订之权,一经通告方即宜与之商议新约,不能顽强不应者也。既言如未请商改,应仍照行,是明谓若一请商改,则不应仍照行者也。盖一方既通告改订,则是条约中条款必是与此一方之情事不合,不能适用,故此一方之政府不欲再照行之,而其条约之实质已失此一方之合意,不能效力,非再以新生之合意,另定新约不可也。此盖国际通例,而亦《伊犁事件条约》正当之解释也。吾国政府去岁秋间既以政订《伊犁事件条约》与俄人互相通告,而俄人又无他种之异词,则是明叫已承认前约期满后之当归无效。而前约期满之时日实应扣至本年八月为止,自此以后,前约条款已失效力。苟新约未成,则两方皆为无条约之国,而可以自国主权,在自国领土内施其关于他一方之立法行政,故俄人之于我国,虽在前约期满前,不能据以为拥护期满后之权利之符明矣。苟其不然,是即俄人自违前约所谓商议酌改之精神者也。乃俄人一则曰“依据条约”,再则曰“中国破坏条约”。夫前此之条约,前此中国皆依据之,而未尝破坏,即如俄人此次所要求之六条,亦未尝有不照梓之事,亦为俄人所认知者,则其所指应为将来新约,此将发生而未发生之新约,而强人以依据,责人以破坏之罪,天下岂有是国际法理乎?


然则所谓善用外交操纵之术以为因应者,何也?曰是有三策:以强硬手段为正当防卫,俨然拒绝其要求之全部,不稍退让,此上策也;择其重要条项而拒绝之,以为半部退让,此中策也;全不拒绝,惟再延约数年以为后计,此下策也。三者之策,各有其利害,请论崖略如下:


俄人举动之蛮横无理,即彼欧西之舆论亦多不直之。其所要索之条项又皆为未来新约之事,无有借口前约之理由存乎其间,其国内情伪不能以此事而遂与我一战,已了如指掌,我政府对此固不难以强硬手段对付之者也。前次我政府之答复,对于其所要求六条,大抵已允许之,然吾详观答复文义,无一语及于将来新约。盖单就俄人责我破坏条约之点而加以辨【按:应为辩】驳者,严严论之,此答复所允许之各条,只能解为对于前约之追认,而不能解为对于将来新约之承诺,其效力只能及于前约之期满前,而不能及于期满后也(即俄人照会所要求者,亦未明言及将来新约也)。今宜再度正式照会彼国,而言曰:“《伊犁事件条约》在今年八月以前我当谨如尊命,遵守无违,八月以后则当按照该约十五款,全部废除,所有俄人在蒙古、新疆自由贸易等各种特权,皆归无效。至于新约,则两国当和衷协议另订。”夫果如是,吾意俄人必不能再以破坏前约责我,其所要求之各条项,皆将变为无用之长物,苟其必欲攫而有之,则非另以之作为新约之条件而要索之不可。我既得居上游之势,是未尝无可胜之机也。夫俄人既处心积虑,欲保有前约之种种特权,则必不因是而遂中止明矣,其重振旗鼓,肆其咆哮,向我要索,固意中事,然此时乃视谈判之巧拙如何,不能再以前约为口实,则正宜赌之于外交手段,诉之于实力者也。


使俄人而果来乎,吾惟当严整其词,断然拒绝,且声言曰:“贵国若自由行动,敝国亦可自由防御。”彼或耀兵示威于满、蒙、新疆各处,而我宜严兵守备边境,勿令阑入,虽如何恫喝,亦屹然不为之动?一方力为开战之准备,以其原委理由布告天下,声明即有破坏平和之事,我国不任其责。夫俄人之不能与我战亦既昭然,则断不能因此而遂实行宣战也,然后乃以敏巧之外交谈判,折冲其间,吾意俄人亦无能为耳。夫外交之胜败,虽视国力,然亦存乎当事者之人。前年婆兹马士之日俄媾和,俄国虽战败,而犹得外交胜利之名誉,千八百十四年维也纳之各国会议,法国虽灭亡之余,而犹能联英、盟奥、抗普,以挽既倒之颓势,其故不可思乎?是故俄人之虚声恫喝,实不足恐者也。此吾之所谓上策如是也。虽然,我政府未必能行此策也,则不能不思其次矣。俄人此次要求之条项,都凡有六:一曰俄国在国界百里外俄境征收华人关税也;二曰俄人在蒙古、新疆、长城外自由贸易也;三曰俄人在蒙古、新疆保有治外法权也;四曰俄人在蒙古、新疆各处置领事也;五曰俄领事与中画地方官会审也;六曰俄人在蒙古、新疆及长城外置地造屋也。六者之中,尤以畜由贸易与置地造屋二者为最不利于我,盖以蒙古、新疆人口稀疏,文化野劣,产业、贸易皆极幼稚,俄人永保此二特权,是即使蒙吉、新疆终变为俄人之经济的领土者也。故我拒绝其要求,亦以此二者为最要,余者第一为俄国内政之事,第三、第五为各国在我国久行之制,第四为普通之惯例,皆有可以容忍之处也。


质而言之,即是欲以前此已得之权利要索再规定于新约中,而牵强其辞云耳。噫!蠢尔俄人,尔误矣。尔欲继续享此利,尔但傲然曰:改定新约,须以尔许之权利与我,否则吾自由行动”,不犹直捷乎?何为是牵强前约而责吾以期满后犹须依据,以自陷于不合论理之失态也?前约所定,吾国固断乎无期满后须犹依据之义务者也。夫俄人所为,其不合国际法,不遵条约,并不能使其主张之理论免去矛盾,如是俄人岂不自知之,而乃以是欺吾国民,迫吾政府,如弄小儿,其尚有我国民及当局诸氏在其心目中乎?


虽然,吾国人其勿以是为可恐也。俄人非真能以是与我战者,其责我扰乱邦交,其宣吿自由行动,其日日耀兵示威于满、蒙、新疆,皆彼虚声恫喝之狡计,斯拉夫人惯用之长技也。自由行动云者,虽然作俑于前岁日本之对于定奉铁道,然实为国交断绝之变名,然他国领土内而自由行动,惟两国开战时得为之。俄人以自由行动通牒宣告,固不啻对我挑战故西报谓为半哀的美敦书,其侮辱吾实甚。然俄人而果欲与我一战,则直驱其哥萨克之铁骑南下牧马可也,自珲春以迄于喀什噶尔,无在不可以任其驰骋,何事徒为大言,使敌设备乎?天下岂有如是之战略耶(俄人进兵伊犁之说,虚张声势,亦彼作势以恐人者)?日本前岁之宣告自由行动,同时即在铁道自由开工,然亦未尝有所得战事。今俄人宣告已阅月矣,而其所要求之条件,则大抵现今皆实享有之,无待以自由行动攫得,其他则除进兵占领土地外,无可以当此者,而迄今彼亦不敢公然为此也,是其虚声恫喝明矣。且俄人今日果能以此改约事而与我一战乎?吾人观其外交形势,察其军备政策,审其交通计划,考其财政预算方针,虽不无预备将来战争之形迹,然本年之中未尝有与一外国开战之计划,则实事也,盖亦以满洲战后,创痍未复,不敢轻启外衅故耳。是故以吾人断之,彼虽日日言自由行动,日日耀兵示威,亦可预料其必不能实行开战者也。使吾当局诸氏者洞悉伪情,屹然不动,毅然辞而拒之,详审形势,善用外交操纵之术以为因应,以待其策术之穷,何患乎彼之虚声恫喝也?


交涉之始时,全部拒绝之固宜,若谈判不协,万不能使其全局撤回,则我不妨先为让步,以第二、三、四、五款酌量允许,馁其盛气,而后再与力持自由贸易与置地造屋二问题。夫俄人所据以为口实者,《伊犁事件条约》也。以吾人详审此条约,其第十二款虽言俄人不纳税,然第十二款但书及第十六款明有中国将来可以征税之文,其第十三款虽言准俄民建造铺房行栈,或在自置地方,或(中略)在地方官所给地。然所谓自置地方,实专指第四条所谓俄人在占领伊犁时所置田地交收伊犁后,仍准照归营业之文而言,其所谓官给地亦专指领事所驻地而言,非谓俄人可自由置地造屋于各处,则我之拒绝,实为遵条约之精神,俄人亦不能有反对之辞者也。苟能拒绝此二者,则此次改约之主点已得胜利,而蒙古、新疆所受俄人经济的侵略庶乎稍息,其他之问题则固不必计较焉亦可矣。前日我政府之答复,对于此二者虽已声明依据条约办理,然实未能详细解释约文,以与争辩。今而后,吾甚望政府诸氏之注意也。此吾之所谓中策如是也。


虽然,吾恐我政府亦未必能行此策也,则更不得不思其次矣。自咸丰以来,我国与俄所订诸约,大抵皆为偏务的而非双务的,即其他各国与我所订诸约,亦不能及,而《伊犁事件条约》则尤为不利之甚者,不言改订则已矣,今既有改订之动机,则预备谋所以另立完全对等之双务的条约,亦根本之要图也。惟是俄人顷者方处心积虑,日日谋扩张其权利,而我国国势极弱,对于各国之条约改正事业,亦未着手,则必不能许我之完全对等矣,故宜用缓进之法,目下不必与争;惟声明仍照原约,再行十年,或能商减至三五年尤宜。夫前约既明谓限满前六月如不请改则仍照行矣,则今日仍依原例,延展数年,且未尝有背俄人要求之六条,俄人不至不允者也;然后我一方力为改正之准备,定法律,整军事,修筑张恰、库科、兰伊诸铁道,振兴蒙古、新疆产业贸易,俟数年之后,显有效绩,国力充实,乃再通告俄人,开改正谈判,尔时既不患俄人之胁迫,可以一举而收奇功,较今日与彼徒为枝枝节节之争议,胜数倍也。特患当局因循成性,让步之后,犹是无所事事,不能收最后之结果耳。此吾之所谓下策如是也。


以上三者,虽各有长短,苟能真实行之,皆足以解决此次之交涉问题而有余,是在当局诸氏之妙用而已。噫,蠢尔俄人,岂足畏哉!◇


·【汗青网以复兴中华五千年正统文化为己任,让中国文化代代传承,初心不忘。我是华夏儿女,我为中国文化代言。一片丹心照汗青,愿每一位来到汗青网的读者都能和我们一起见证历史。喜欢汗青网,请搜索微信公众号“汗青网”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讨俄横议》由汗青网为您提供,作者宋教仁。根据著作权法,本篇文章与图片均属于公有领域,汗青网欢迎读者对本文转载和传播。如有建言,请加客服QQ61706689。请和我们一起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进步。】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编辑QQ1350295288

分享到:
  • 本周热文
  • 本月热文
  • 本年热文
内容页右侧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