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预报名周末“张老师讲历史”,请加客服QQ:1350295288,或微信61706689,以排班次和时间。预报名周末“张老师讲历史”,请加客服QQ:1350295288,或微信61706689,以排班次和时间。预报名周末“张老师讲历史”,请加客服QQ:1350295288,或微信61706689,以排班次和时间。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红楼寻梦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文苑悦读>红楼寻梦

凤姐是“泼皮破落户儿”么?

来源:汗青网   作者:欧阳健   浏览人数 :1461   发表时间: 2017-01-05

高鹗(1758——1815年),字兰墅,一字云士,清代乾嘉年间铁岭人,因酷爱《红楼梦》别号“红楼外史”。高鹗熟谙经史,诗宗盛唐,词风近于花间派,论文则“辞必端其本,修之乃立诚”强调以意为主。他襟怀儒家士大夫的大济苍生情怀,追求仕进利民,但累试不第,直至乾隆六十年(1795年)高中进士。高鹗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以“操守谨、政事勤、才具长”见称。晚年家贫官冷,两袖清风,所以虽著作如林,却多未及问世而赍志以终。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高鹗应程伟元之邀,“补”《红楼梦》后四十回。《红楼梦》得以传世,程伟元、高鹗同居第一功臣。但1921年胡适因其巨大的学术失误,抛出“腰斩红楼”谬论,继之在周汝昌等一干红学流氓的肆意淫污下,荒谬至极的《红楼梦》后四十回“高鹗续作说”严重扭曲和毒害了一代代红学爱好者。2008年12月,红学会在高鹗家乡铁岭举办“纪念高鹗诞辰250周年学术研讨会暨铁岭市红楼梦学会成立发布会”,彻底洗刷高鹗百年奇冤,当地政府和媒体给予了高调报导。中国红学会会长张庆善公开表态:“高鹗不是破坏《红楼梦》的罪人,他是《红楼梦》的功臣,”“过去有人认为高鹗故意改变了《红楼梦》的艺术性和思想性,实际上这都是没有根据的说法。根据现在对高鹗的研究,高鹗不应该是《红楼梦》续作者,他应该是《红楼梦》最后出版的整理者。整理出版《红楼梦》的功劳是非常大的,《红楼梦》能够流传,高鹗是第一功臣。”

名著《红楼梦》在清代并无作者曹雪芹之说,更无后四十回续作之论。1921年,胡适因其巨大的学术失误,错认作者曹雪芹,并腰斩红楼,开创了贻害百年、荼毒四海的“新红学”。胡适有意无意的谬说,经周汝昌、俞平伯(临终时方忏悔归正)等一干学阀的鼓噪,遂成文坛千古丑闻。胡适系统的一代代恬不知耻的红学幺蛾子们,狂犬吠日,群魔乱舞。流氓骗子们为坐实谬论,一连串的文物造假亦粉墨登场,脂砚斋、曹雪芹墓石、伪诗、伪书等各类低级赝品纷纷“被发现”,曹学、脂学、秦学等各类解密魔术甚嚣尘上,不亦乐乎。群丑乌鸦遮日,为掩盖罪行,丧心病狂、终极下作地打压欧阳健、克非、曲沐、吴国柱、陈林等红学良心。可是,自古邪不压正,善恶有报,《红楼梦》终有一明矣!图为良心学者、著名作家、本文作者欧阳1991年,欧阳健在贵阳第一次论证脂砚斋批《红楼梦》是伪本,震惊红学界,如果证明这个论断是对的话,《红楼梦》的大多数学者做的都是无用功了。因此,为了既得的学术利益,随后欧阳健遭到长期打压,但欧阳健先生坚持学术求真的精神,著述不断。其红学专著《还原脂砚斋》、《红楼新辨》、《红学辨伪论》、《红谭2014》等,考证严密,对整个脂砚斋的话语系统进行了全面而理性的辩证,殊为不刊之论

 

黛玉初进荣国府时,那“个个皆敛声屏气”的氛围,应是主观上的错觉,或是为了烘托贾母对凤姐的宠信。果不其然,当一群媳妇丫鬟拥着凤姐从后房进来、黛玉连忙起身接见时,贾母笑道:“你不认得他,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辣货,南京所谓‘辣子’,你只叫他‘凤辣子’就是了。”——很不入耳的“泼辣货”一时竟让黛玉不知如何应对。在贾府最高权威的嘴里,“泼辣货”却成了对所信赖者的昵称,真是匪夷所思。

  

然而,就是这个“泼辣货”的雅称,在脂本里却有了变异,贾母的话成了:“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皮破落户儿,南省俗谓作‘辣子’,你只叫他‘凤辣子’就是了。”从说话的语境看,贾母说话的上半句,程本用的是“泼辣货”从“辣”字延伸开去,再说“辣子”“凤辣子”,顺理成章;脂本用的是“泼皮破落户儿”,话中并无“辣”字,下面说“辣子”“凤辣子”,就无处生根了。

  

若从考证的角度,更可辨出二者的短长。些小的差别如“南京”与“南省”,通部脂本再无第二个“南省”,可断定是后人妄改。重大的差别如“泼辣货”与“泼皮破落户儿”,就更不可小觑。读过《水浒传》的人都知道,“破落户”是最令人切齿的坏蛋,如霸占金翠莲的“镇关西”郑屠、谋害武大郎的“西门大官人”西门庆、横行京师的“没毛大虫”牛二、敲诈钱财的“踢杀羊”张保,都是人格下劣的“破落户”。高俅更是“自小不成家业”的“浮浪破落户子弟”,靠投机钻营跻入统治集团,又以流氓手段欺压王进与林冲。所谓破落户,乃是破了产的旧家子弟,流入城市后成为最腐朽、最恶劣的一帮。他们好逸恶劳,损人利己,贪欲无耻,毫无气节,专以拐骗敲诈为生,成为社会的蠹虫。《水浒传》对除暴安良的豪侠,如三拳打死郑屠的鲁达、杀死牛二的杨志、斗杀西门庆的武松、打跑张保的石秀,都给予热情的讴歌。熟知小说戏剧的贾母,焉能以“泼皮破落户儿”来称呼凤姐?

  

王蒙在山东教育电视台的讲座中说:贾母说凤姐是“泼辣货”,就像一个母亲说自己的爱子是“小坏蛋”,一个少女说自己的情人是“没良心的”,一个男人说自己的情侣是“小妖精”一样。如果将这些“骂名”都坐实了,换一种“骂法”试试:一个母亲说自己的爱子是“大毒枭”,一个少女说自己的情人是“强奸犯”,一个男人说自己的情侣是“卖淫妇”,还会有表示亲昵、赞赏的效果么?——须知,在宋元明清那个时代,“泼皮破落户儿”是比“大毒枭”“强奸犯”“卖淫妇”更为恶劣的贬词,请问有谁能当得起呢?再请问:改“泼辣货”为“泼皮破落户儿”这样的败笔,有可能出于曹雪芹之手么?◇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1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艺术设计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