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红楼寻梦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专史广记>红楼寻梦

柳五儿的“复活”

来源:汗青网   作者:欧阳健   浏览人数 :1173   发表时间: 2016-12-04

高鹗(1758——1815年),字兰墅,一字云士,清代乾嘉年间铁岭人,因酷爱《红楼梦》别号“红楼外史”。高鹗熟谙经史,诗宗盛唐,词风近于花间派,论文则“辞必端其本,修之乃立诚”强调以意为主。他襟怀儒家士大夫的大济苍生情怀,追求仕进利民,但累试不第,直至乾隆六十年(1795年)高中进士。高鹗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以“操守谨、政事勤、才具长”见称。晚年家贫官冷,两袖清风,所以虽著作如林,却多未及问世而赍志以终。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高鹗应程伟元之邀,“补”《红楼梦》后四十回。《红楼梦》得以传世,程伟元、高鹗同居第一功臣。但1921年胡适因其巨大的学术失误,抛出“腰斩红楼”谬论,继之在周汝昌等一干红学流氓的肆意淫污下,荒谬至极的《红楼梦》后四十回“高鹗续作说”严重扭曲和毒害了一代代红学爱好者。2008年12月,红学会在高鹗家乡铁岭举办“纪念高鹗诞辰250周年学术研讨会暨铁岭市红楼梦学会成立发布会”,彻底洗刷高鹗百年奇冤,当地政府和媒体给予了高调报导。中国红学会会长张庆善公开表态:“高鹗不是破坏《红楼梦》的罪人,他是《红楼梦》的功臣,”“过去有人认为高鹗故意改变了《红楼梦》的艺术性和思想性,实际上这都是没有根据的说法。根据现在对高鹗的研究,高鹗不应该是《红楼梦》续作者,他应该是《红楼梦》最后出版的整理者。整理出版《红楼梦》的功劳是非常大的,《红楼梦》能够流传,高鹗是第一功臣。”

名著《红楼梦》在清代并无作者曹雪芹之说,更无后四十回续作之论。1921年,胡适因其巨大的学术失误,错认作者曹雪芹,并腰斩红楼,开创了贻害百年、荼毒四海的“新红学”。胡适有意无意的谬说,经周汝昌、俞平伯(临终时方忏悔归正)等一干学阀的鼓噪,遂成文坛千古丑闻。胡适系统的一代代恬不知耻的红学幺蛾子们,狂犬吠日,群魔乱舞。流氓骗子们为坐实谬论,一连串的文物造假亦粉墨登场,脂砚斋、曹雪芹墓石、伪诗、伪书等各类低级赝品纷纷“被发现”,曹学、脂学、秦学等各类解密魔术甚嚣尘上,不亦乐乎。群丑乌鸦遮日,为掩盖罪行,丧心病狂、终极下作地打压欧阳健、克非、曲沐、吴国柱、陈林等红学良心。可是,自古邪不压正,善恶有报,《红楼梦》终有一明矣!图为良心学者、著名作家、本文作者欧阳1991年,欧阳健在贵阳第一次论证脂砚斋批《红楼梦》是伪本,震惊红学界,如果证明这个论断是对的话,《红楼梦》的大多数学者做的都是无用功了。因此,为了既得的学术利益,随后欧阳健遭到长期打压,但欧阳健先生坚持学术求真的精神,著述不断。其红学专著《还原脂砚斋》、《红楼新辨》、《红学辨伪论》、《红谭2014》等,考证严密,对整个脂砚斋的话语系统进行了全面而理性的辩证,殊为不刊之论


脂本是不足八十回的残本,即便最坚定的“佞脂”者,为了《红楼梦》一书的传播,也不得不与程本后四十回相捆绑,遂成了通行本不伦不类的“常态”。不过,这就苦了一班天真的读者,常常陷于“矛盾”的苦闷之中。如读了第七十七回王夫人说柳五儿“短命死了”,再读第一百零九回“候芳魂五儿承错爱”,便禁不住惊呼起来:难道柳五儿“复活”了吗?更有红学家宣称:“一个伟大的作家不可能自己给自己找矛盾,不可能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后四十回绝对不可能是曹雪芹所写的“铁证”,就这样被他们“发现”了。


“复活”说的最大疏忽是:在程本第七十七回中,五儿不仅没有“短命死了”,当宝玉遭晴雯嫂子缠磨的紧要关头,还是她窗外一声“晴雯姐姐在这里住呢不是”,为他解了围,得了救。书中还写道:柳家的领着五儿刚进门来,只见一个人影儿往屋里一闪。五儿眼尖,早已见是宝玉。那媳妇儿自己心虚,道:“宝二爷那里肯到我们这屋里来?”宝玉一则怕关了门,二则怕那媳妇子进来又缠,连忙掀了帘子出来道:“柳嫂子,你等等我,一路儿走。”请看,柳五儿不是活得好好的吗?——试想,如果后四十回为高鹗所“续”,为了避免五儿“复活”的矛盾,程本只要把“那丫头短命死了”删掉,又何必大费心力添写上这近千字曲折回环的文章呢?


问题还是要回到第七十七回的解读上来。本回的回目是“俏丫鬟抱屈夭风流,美优伶斩情归水月”,突出王夫人为“我通共一个宝玉,就白放心凭你们勾引坏了不成”,决心驱逐素日和宝玉亲昵的晴雯、四儿与芳官三个人,对于“从来未理家务”的王夫人来说,打击面本来就够大了,再扯上既已“短命死了”的五儿,说什么“不然进来了,你们又连伙聚党遭害这园子”,实在有点画蛇添足。事情其实是完全相反的。“那丫头短命死了”的话,是狄葆贤有意添加的,证据就在“谁是耶律雄奴”这一声责问。须知宝玉为芳官起“番名”,无论从情理上、还是历史根据上,都业已证明不能成立。狄葆贤当日炮制有正本,从版本角度讲,是以残本冒充“古本”;而从商业角度讲,制作八十回的成本肯定低于一百二十回,却能卖得比一百二十回更高的价钱,何乐而不为?为了抹倒后四十回的价值,添上一句“幸而那丫头短命死了”,制造出柳五儿“复活”的“漏洞”,岂不是四两拨千斤?五儿在众丫头中也算得上重要角色,对她的死居然未做正面描述,只用王夫人一句话就淡淡交代了,这在《红楼梦》是没有先例的,正表明了伪造者的匆忙与草率。


总之,柳五儿本来就没有死,“候芳魂五儿承错爱”确实是《红楼梦》的原作,以为“写得很漂亮、很不错”,是有艺术眼力的正确判断。◇

分享到:
  • 本周热文
  • 本月热文
  • 本年热文
内容页右侧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