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红楼寻梦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专史广记>红楼寻梦

脂砚斋“赦”了秦可卿吗

来源:汗青网   作者:欧阳健   浏览人数 :1725   发表时间: 2016-12-04

高鹗(1758——1815年),字兰墅,一字云士,清代乾嘉年间铁岭人,因酷爱《红楼梦》别号“红楼外史”。高鹗熟谙经史,诗宗盛唐,词风近于花间派,论文则“辞必端其本,修之乃立诚”强调以意为主。他襟怀儒家士大夫的大济苍生情怀,追求仕进利民,但累试不第,直至乾隆六十年(1795年)高中进士。高鹗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以“操守谨、政事勤、才具长”见称。晚年家贫官冷,两袖清风,所以虽著作如林,却多未及问世而赍志以终。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高鹗应程伟元之邀,“补”《红楼梦》后四十回。《红楼梦》得以传世,程伟元、高鹗同居第一功臣。但1921年胡适因其巨大的学术失误,抛出“腰斩红楼”谬论,继之在周汝昌等一干红学流氓的肆意淫污下,荒谬至极的《红楼梦》后四十回“高鹗续作说”严重扭曲和毒害了一代代红学爱好者。2008年12月,红学会在高鹗家乡铁岭举办“纪念高鹗诞辰250周年学术研讨会暨铁岭市红楼梦学会成立发布会”,彻底洗刷高鹗百年奇冤,当地政府和媒体给予了高调报导。中国红学会会长张庆善公开表态:“高鹗不是破坏《红楼梦》的罪人,他是《红楼梦》的功臣,”“过去有人认为高鹗故意改变了《红楼梦》的艺术性和思想性,实际上这都是没有根据的说法。根据现在对高鹗的研究,高鹗不应该是《红楼梦》续作者,他应该是《红楼梦》最后出版的整理者。整理出版《红楼梦》的功劳是非常大的,《红楼梦》能够流传,高鹗是第一功臣。”


名著《红楼梦》在清代并无作者曹雪芹之说,更无后四十回续作之论。1921年,胡适因其巨大的学术失误,错认作者曹雪芹,并腰斩红楼,开创了贻害百年、荼毒四海的“新红学”。胡适有意无意的谬说,经周汝昌、俞平伯(临终时方忏悔归正)等一干学阀的鼓噪,遂成文坛千古丑闻。胡适系统的一代代恬不知耻的红学幺蛾子们,狂犬吠日,群魔乱舞。流氓骗子们为坐实谬论,一连串的文物造假亦粉墨登场,脂砚斋、曹雪芹墓石、伪诗、伪书等各类低级赝品纷纷“被发现”,曹学、脂学、秦学等各类解密魔术甚嚣尘上,不亦乐乎。群丑乌鸦遮日,为掩盖罪行,丧心病狂、终极下作地打压欧阳健、克非、曲沐、吴国柱、陈林等红学良心。可是,自古邪不压正,善恶有报,《红楼梦》终有一明矣!图为良心学者、著名作家、本文作者欧阳健。1991年,欧阳健在贵阳第一次论证脂砚斋批《红楼梦》是伪本,震惊红学界,如果证明这个论断是对的话,《红楼梦》的大多数学者做的都是无用功了。因此,为了既得的学术利益,随后欧阳健遭到长期打压,但欧阳健先生坚持学术求真的精神,著述不断。其红学专著《还原脂砚斋》、《红楼新辨》、《红学辨伪论》、《红谭2014》等,考证严密,对整个脂砚斋的话语系统进行了全面而理性的辩证,殊为不刊之论


稍有个性的小学生做作文,尚且不能容忍家长指手画脚;脂砚斋却轻易让人相信:“伟大的、有成就的、有主见的作家”曹雪芹,居然听从了他的耳提面命,将第十三回原稿“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四五页文字,痛痛快快从《红楼梦》删去了,这真是古今中外小说创作史上的奇迹。


脂砚斋有什么理由叫曹雪芹这样做呢?甲戌本的批语这样讲的:“‘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嫡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处;其事虽未漏,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于是让红学家们都相信了,认为是《红楼梦》“在立意方面的一次重大突破”。


可惜的是,批语不是批在写有淫丧天香楼的旧本上,而是批在已经删削的定本上,充其量是对“既成事实”的追述;原本是否有这四五页文字,本身就是有待证明的疑案。

首先,“作者用史笔也”,脂砚斋自己就没有搞懂。史笔是“寓褒贬、别善恶”的春秋笔法,所谓“一字之褒,荣于华衮;一字之贬,严于斧钺”;照他所理解的那样,用上四五页篇幅,把秦可卿“淫丧”一一如实摹写,只能称“秽笔”。——秦可卿乳名“兼美”,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岂忍以秽笔亵辱之?“删去”云云,完全是批者的捏造。

都道脂砚斋是作者身边的亲人,从其自称“老朽”推测,应是曹雪芹原型——“贾宝玉”的父辈,算来更该长“秦可卿”两辈。至于其事“未漏”云云,讲得有些含糊其词:是贾府中人一概不知,还是尚未风传府外?总之,身为长辈的脂砚斋,热衷“窥伺”孙媳的私生活,还津津有味地一再申说,其人品趣味之下劣,不言可知。

须知,在道德森严的古代,“淫丧”绝对是一桩家丑,“家丑不可外扬”岂能不懂?即便以现代眼光来衡量,宣扬扩散个人隐私,也是要受法律追究的。脂砚斋已经抓到秦可卿的把柄,为什么又主张删掉?理由是她给凤姐托梦,“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所以要“大发慈悲心”,“姑赦之”。脂砚斋忘记“赦”有宽免罪过的意思,如“赦免”“赦宥”“赦恕”“赦过”皆是。那么,他真的“赦”了秦可卿吗?从批语的逻辑看,“淫丧天香楼”已被掩盖,秦可卿的美好形象已得到维护,正确的做法是守口如瓶,将掌握的“内幕”烂在肚子里。而脂砚斋在已经获得“其事未漏”的客观效果时,却以书面形式将其昭告天下,让已死的秦可卿大出其丑。《红楼梦》的叙事是“真事隐”,脂砚斋为了替“自传说”提供支撑,偏要证明所写的人和事都不是虚构的,甚至不惜以污辱秦可卿的清白为代价,口口声声说要“赦之”,却又干下令被“赦”者极为难堪的蠢事,在在表明他是个违背法律与公德的十足小人。 ◇
分享到:
  • 本周热文
  • 本月热文
  • 本年热文
内容页右侧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