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预报名周末“张老师讲历史”,请加客服QQ:1350295288,或微信61706689,以排班次和时间。预报名周末“张老师讲历史”,请加客服QQ:1350295288,或微信61706689,以排班次和时间。预报名周末“张老师讲历史”,请加客服QQ:1350295288,或微信61706689,以排班次和时间。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古籍集部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国学书院>古籍集部

人肉

来源:汗青网   作者:luwanshan   浏览人数 :3463   发表时间: 2011-12-16

民族脊梁曾这样说:有明三百年,以剥皮始、以剥皮终。剥皮分各种流派,即使最简单的“剥皮揎草”,也类似今天做动物标本的营生,是个技术活儿。还有一项杀人的技术活儿叫“凌迟”,更是技术活儿。咱老北京刀工精湛的厨师,就曾业余客串过外科手术式杀人的行当——当然是不用麻药的。以致今天涮羊肉,得讲究切得薄,薄得能透过肉片儿看到盘子上的青花;片鸭子,得讲究先由哪儿下刀、该切多少刀,否则就不正宗。中国的食文化,除了打着屈原旗号解馋的粽子,还有作为杀鞑子暗号的月饼,当然也包括拿人肉练手儿的片鸭子绝技。人类以相残为乐,已经超越了肉食动物为了生存而相食的底线,所以,吃掉战友以及亲人的张巡、许远,仍不失为铮铮硬汉,至今被人膜拜。 

 

明朝最著名的被凌迟者有三个。先说刘瑾。他是个权倾一时的大太监,祸国害民,死有余辜。被判凌迟三千三百五十七刀,分三天完成。第一天凌迟了三百五十七刀,晚上,刘瑾被押回监舍,这个浑身是血,身上少了三百五十七块指甲大小肉片的家伙,居然还有心思喝了两碗粥。刘瑾死后,受过其害的人家纷纷用一文钱买下刘瑾已被割成细条块的肉吃下,以解心头之恨!

 

还有一个是袁崇焕。这位当时世界上战斗力最强,火力最猛的关宁铁骑的天才统帅,因处置温体仁的老乡毛文龙、授人以柄,加上猜忌成性的崇祯中了皇太极从《三国演义》中学来的反间计,就被皇帝老儿处以剐刑,剌了三千五百四十三刀。不明真相的北京人、争着掏腰包买专程赶来保卫北京的袁督师身上的肉来下酒,所谓“自古忠臣无下场”,袁崇焕就是个冤死鬼。

 

下一个也是冤死鬼,他叫郑鄤,天资聪慧,十八岁中举人,二十八岁中进士,人长得帅,文章写得好,是当时有名的社会精英。他早年在京城做庶吉士时,曾大胆批评宦官头子魏忠贤,郑鄤获罪于阉党后,只得辞官回乡。但文人总是忧国忧民的,晚明的官场虽说是笙歌一片,但明眼人都知道那是回光返照,郑鄤不忍江山易主,生灵涂炭,复到北京晋见首相温体仁,希望温相举荐自己出山。然而,温体仁是说一套做一套的老官僚,他认为郑鄤“锋芒如刃”,嫉恶如仇,今后要是做了干部,必然与自己为敌,不如找个茬儿“法办”了他,以除后患。

 

恰好,郑鄤不肯为他继母的哥哥、也就是他舅舅吴宗达的儿子科考出力,号称正直的朝廷大员吴宗达觉得这个名人外侄不把他放在眼里,不免恼羞成怒,就写了张字条给同事温体仁。温体仁是瞌睡时遇到了枕头,马上把举报信整理成奏章,向崇祯上书。在这封由一个宰辅揭发,并由当朝首相亲自署名的奏章中,温体仁给郑鄤罗列了三条耸人听闻的罪名:杖母、奸媳、奸妹。在以孝悌治国的古代中国,三条罪名中的任何一条都足以致郑鄤于死地。然而,这都是家庭内部的事儿,谁能断得清呢?

 

以杖母为例。郑鄤的继母也就是大清官吴宗达的妹妹,曾殴打奴婢至死。郑鄤为了让继母痛改前非,串通巫婆设坛作法。巫婆宣称被殴至死的奴婢已到阴间起诉,继母将为此遭受报应。这个迷信的老太太听罢吓得瑟瑟发抖,郑鄤假装向巫婆求情,于是以击杖二十了结。所谓击杖二十,也只是轻轻拍打了二十下。但温体仁的奏章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奏章中的奸媳和奸妹,则是捕风捉影、纯属无稽之谈。

 

崇祯接到奏章,看到两个常常顶牛的实力派大员,难得为一个案子团结到了一起,很欣慰。当即下令逮郑鄤下狱,由刑部负责审理。刑部尚书冯英审问之后,认为事情并非如起诉书说得那么严重,温体仁见冯英不肯按他的意思严办,借故将冯革职,郑鄤则被转移到杀人不眨眼的锦衣卫镇抚司。但因诉状过于没谱儿,锦衣卫一直不予结案。加上郑鄤能在锦衣卫里办高价补习班,给镇抚司带来可观的外快,所以郑鄤在牢里住的是单间,吃的是小灶,犹如秦城一般安逸。

 

俗话说:乐极生悲。郑鄤在牢中关了四年后,京师遭遇了百年不遇的大旱。恰逢此时,不长眼的锦衣卫同知吴孟明把郑鄤案当做冤案上报,崇祯看后、不仅不承认郑鄤冤,反而认为郑鄤死有余辜,下令将郑鄤脔割处死,他被剐得最细致,一共是三千六百刀,比前两位都多。因郑鄤这个大作家没有民怨,所以他被割下来的肉,就没像袁崇焕那样被愚昧的北京人吃掉,也不像刘瑾那样被仇家吃掉,但还是被药铺买走、用来做痔疮药。当时的大作家计六奇感叹说:“二十年前之文章气节,功名显宦,竟与参术甘皮同奏微功,亦大奇矣。”

 

其实,这本没有什么奇怪,《本草纲目》里就列出了人肉的功用,只是后人把人肉用到了极致而已。以致有官员拟出台《禁止人肉法》,当然,此人肉非彼人肉。中国的名词,够鬼子琢磨一辈子的——比如“意思”这词儿,到底是嘛意思?

上一篇官场
下一篇尊严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艺术设计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