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网——中国最纯正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正体版 | 简体版)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预报名周末“张老师讲历史”,请加客服QQ:1350295288,或微信61706689,以排班次和时间。预报名周末“张老师讲历史”,请加客服QQ:1350295288,或微信61706689,以排班次和时间。预报名周末“张老师讲历史”,请加客服QQ:1350295288,或微信61706689,以排班次和时间。


  • 传统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与清议负责,宪政就建立起来了

  • 土地自由流转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爱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 墨医民杂,百花齐放

    回望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

古籍集部 您现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国学书院>古籍集部

官场

来源:汗青网   作者:luwanshan   浏览人数 :3601   发表时间: 2011-12-16

拍马溜须由来已久,据说魏忠贤会驯马,便想利用自己骑马的本事来讨皇上欢心。一次皇上亲临校场看赛马、魏忠贤只在自己的马屁股上轻拍几下,眨眼功夫,竟超越别人,夺得冠军。皇帝大惑不解、问他是否作弊?魏忠贤忙跪下说:“奴才识得马性,要马快,万不能光靠鞭子,要顺它性,在马屁股上轻拍三下即可。”皇上觉得此话大有旨趣,于是重用了魏忠贤。这个善于拍马的主儿、后来把拍马的本事套用到皇帝身上,赚得了个九千岁的名号,也算没白忙活。


这是说拍马,至于溜须,说的是奢侈的寇老西儿当权的时候,丁谓便拜倒在寇准门下,执弟子礼,恭敬如侍父。有一次聚餐,寇准不小心把菜汤弄到了胡须上,丁谓见状,快步过去,反复在寇准的胡须上擦拭,直到干净顺溜为止,这一极富创意的马屁,就是“溜须”一词的源头。稍后的宰相王安石也留大胡子,由于丫不注重个人卫生,在跟皇上唠嗑的时候,虱子就在王宰相的胡子上出出进进,溜溜达达,让皇上怪恶心的,就说:“我都看见了,你丫长虱子了!”——“屡游相须、曾经御览”,这句名言夸的就是虱子。现在的首相留大胡子的基本没有了,一是不给别人溜须的机会,二是不给虱子繁衍的机会,三是要与马恩二人保持距离。


这个首创溜须的丁谓,因长相猥琐,不招人待见,与林特、王钦若、陈彭年、刘承珪被百姓称为“五鬼”,如果要打个比方,五鬼之称、就近于四人帮的意思。由于丁谓溜须有术,寇准就老在宰相李沆面前推荐丁谓,说丁谓德才兼备,可堪大用。但李沆说:“看丫腾的那奸诈阴毒的模样,能让他当人上人吗?”寇准说:“像丁谓这样的精英知识分子,宰相大人能始终让他屈居人下吗?”李沆笑了笑说:“等着吧,后悔时,你会记起我的话。”


君子之交淡如水,大凡人与人之间热情到肉麻甚至露骨的举动,其动机往往值得怀疑。后来,寇准任宰相,极力扶持丁谓,直到他出任参知政事(副宰相)。然而,丁谓一旦腰杆子硬了,便毫不留情地收拾起寇准来。当时,宋真宗正在床上“弹弦子”(中风),太子年少,政事多由刘皇后作主。丁谓一方面趁宋真宗口眼歪斜、哈喇子横流时说寇准的坏话,另一方面又在刘皇后面前挑拨离间,说寇准想废除皇后,几个回合便把寇准贬到道州(今湖南道县),接着又贬到更远的雷州(今广东雷州市),贬途之上,寇准果然想起了李沆的话,不禁感慨万端,悔恨不已。最有讽刺意味的是:后来丁谓也从宰相的位子上跌下来、被贬到崖州,这次去崖州、要经过前宰相寇准的贬所雷州,丁谓觉得同是天涯沦落人,想去见见被自己扳倒的恩师寇准,岂知寇准的家丁们听说忘恩负义的丁谓要从这里路过,早就摩拳擦掌要去整死他。寇准知道了这件事,派人拿只蒸羊堵在雷州边境作为给丁谓的“不见面礼”,然后把家门一关、不许家丁出门。当时的人为了这件事作了两句诗:若见雷州寇司户,人生何处不相逢?


连自己的老师和恩人都痛下杀手,还有什么比这种人更卑劣的呢?北宋民谚云:“欲得天下宁,须拔眼中丁。欲得天下好,无如召寇老”,可见当时的老百姓,已经把丁谓打入奸臣录、视作“眼中钉”,盼望着来一个青天大老爷。不久,这个伸张正义的人终于来了,他就是王曾。王曾是状元出身,历任通判、著作郎、翰林学士等职。丁谓先收拾了寇准,又挤走了李迪,很快当上了宰相,他看王曾蛮听话的,便推荐他当了参知政事。


王曾是丁谓一手提拔起来的,他像丁谓没发达之前对寇准那样,把丁谓当亲爹亲妈那样供着,极尽巴结之能事,让丁谓很受用。王曾属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人物,他鬼心眼子比丁谓还多,有一阵子、他老在丁谓面前唉声叹气,有时还掉过头去抹眼泪。丁谓问他为什么,王曾常常欲言又止。一天,又哭,丁谓再问,王曾说:“这件事真是难于启齿。我有一外甥,在部队当兵,瘦小枯干,不求上进,常受杖责。我父母去世早,由姐姐养育成人,姐姐老在我面前哭诉,让我帮帮这个不肖之子,我该怎么办呢?”丁谓露出怜惜之色,关爱地问道:“何不让他弃武从文呢?”王曾说:“我自己忝列辅臣间,已经很惭愧了,而外甥又如此不肖,怎么好意思对太后开口呢?”说完,又泪流不止。丁谓宽慰道:“这是人之常情,不足为愧,还是早向太后请示,让他脱离兵籍为好。”此后,丁谓经常催促王曾向刘太后求助,但王曾总是畏畏缩缩,不敢跟太后提。让丁谓觉得王曾太他妈的窝囊!


一天,太后要召集宰相们商议国事,丁谓事先命令王曾议完公事之后、必须单独留下向太后汇报,自己在阁门司等他跟太后的消息。要说王曾单独面对刘太后的机会是丁谓给的,丁谓还在外面关心着王曾的家事呢?而王曾、当着太后,他从头到尾,一五一十,把丁谓在外面那些打击异己、伙同太监干坏事的勾当,全给抖落一个底儿掉,刘太后听了震怒不已。不久,丁谓因王曾的揭发属实而获罪。


丁谓用阴谋搞掉了寇准,王曾又同样用阴谋搞掉丁谓。不管是扳倒清官,还是铲除贪官,都要避开正常的弹劾程序,以阴谋诡计的手段来成就,那么这个政权无论怎样繁荣昌盛,也必然危机四伏。

分享到:
内容相关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0 条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振奋中国士林重拾修齐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怀
推动华夏故土复现礼乐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权所有:中国汗青网 济南自远堂艺术设计有限公司 电话:(0531)82994321
电子邮箱:ziyuantang@china.com.cn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03362号